美爱网

作者:林一芙

“我们完全不会顾及对方怎么想”

大C恋爱的时候19岁,大学一年级。女朋友是其他专业的同届学生。两人在公共课上认识,课下一群人经常一起去食堂吃饭,一来二去就认识了。

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经历过,就是因为太年轻,逻辑和情商都太低,没有办法把事情简明扼要地说,也不知道对方关注的重点在哪里。

两个人面对面地解释,可能说了很多话,但最重要的点没有说到,两个人就频繁地误会。

那时候大C和所有同龄的男孩子一样喜欢玩。大C和他女朋友是不同专业的,所以上课的时间不一样。女朋友在教室上课的时候,大C就跟朋友们在外面玩,自由自在,也懒得向她事先通报。而她跟所有普通的女孩子一样,喜欢问大C去哪里了。大C每次都不胜其烦地向她解释。

有一次,她朋友看到大C和另一个女孩子单独相处。等大C回去,她就随口就问:去哪里了?大C当然一点也没在意,就说跟兄弟在一起。她也不说,还装着很开心地勉强说没事。

这对大C来说是不重要的点,他根本不知道女朋友关注的点在哪个地方,一个打死不问,一个朦朦胧胧。那时候大C要是能表个忠心,或者大C的女朋友可以把事情挑明,那么,这个疙瘩可能就不会跟着这么久。

很多时候,我们互相解释时,常常都是掐头去尾,只听自己想听到的那个版本,两个人越描越黑。

平时还是很开心的两个人,一旦某一方有情绪的时候,另一方就无法招架。

大C说:“她认为她说了这么多,我应该懂。但我确实不懂。反过来,我也一样。”

是啊,我们听不出彼此的潜台词,所以经常词不达意,三天两头就要闹一次误会。其实现在想来,很多事情说开了就没事了,但是那时候真的就是不懂。




“他没有成熟到,可以平衡工作和爱情

亚子和他的初恋已经分手五年了,他已经有了新的女朋友,而且年底就要订婚了。

但亚子的初恋其实还是觉得他很好。偶尔还会想:要是晚一点遇到他,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。

那时候,亚子和他的初恋都初出茅庐,拿着1500块的实习工资,算是结于微时。对于一个,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爱情小说的女孩子而言,亚子每天却只知道打篮球。

成为男女朋友之后,也好像小孩子过家家,女孩一个人扮演妈妈和媳妇的角色,而亚子就在身边扮演一个儿子。

亚子的初恋曾经说起过:“某个阶段的男生真的是很晚熟。下班的时候,让他顺路载我回家,他每次都特别嫌弃地让我先走。带了早饭放在他抽屉里,他也会分给其他同事吃。”

我觉得,这种不成熟,更重要的是体现在物质上。年轻人在物质上的隐形压力,让他非常暴躁。

很多年轻的男生,一只脚刚刚迈进社会,特别担心站不稳。周末只要老板叫加班,他们就立即奔去公司,下班时间也更愿意待在办公室。当女朋友在做一些表达关心的“多余”的事时,男生们总会嫌烦、唠叨、占用了时间。

可谈恋爱本身就是占用时间的啊!

有一个阶段,亚子的单位有了新的奖金制度,他就拼命干,亚子的初恋有时候会给他带点夜宵,但他却总能动不动就发火。

因为工种相同,他们经常讨论工作上的事情。每当那个初恋女生驳斥亚子的时候,他就露出“你不懂我”的表情。

亚子的初恋很无奈的说:“那时候我们都不成熟,我会为了夺得他的关注而因为一件小事就蛮横无理。有时候,我觉得自己完全被冷落了,还不如他的副手。”

其实亚子若能够放下身段哄两句或许就没事了,但他永远是大声呵斥,觉得那是不理解。

听完他们的故事后,才更懂一句话:

我只有两只手,要么搬砖,要么抱你,我抱你就不能搬砖,可不搬砖就没办法养你。




“她重视别人的意见多过我”

袁亮之前一直想找一个比他小的女朋友,大四的时候认识了前任,那时候她刚刚上大一,眼睛带着好奇的星星,袁亮一眼就喜欢上了。

前任绝对是个好姑娘,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袁亮会想:要是我也是一块璞玉多好啊,这样我们俩就可以一起傻乎乎地议论这个世界。可是偏偏我遇见她的时候,就已经是一个走出象牙塔的人了。

成熟的标志之一,就是看一个人有没有稳定的三观。

我们很难要求一个大一的姑娘有稳定的观念,她基本是人云亦云。别人说猪肝色的口红好看,她就抹得红艳艳地出门。

袁亮很委婉地告诉她,其实不是特别合适。

“我也觉得不太好看,可是别人说好看啊!”

她还没有建立起非常稳定的是非观和审美观,比起袁亮的意见,她更介意四周人的意见。

如果只是针对口红,当然无可厚非。只是到了恋爱后期,她对袁亮的态度也是反反复复的,主要取决于她家人和朋友。

今天她爸爸说,你男朋友专业不好,未来可能没什么发展前景。她就一五一十地对袁亮说,眉目间都是对未来的担忧。

明天她妈妈说,你男朋友看上去有点像比较花心的人?她就开始查袁亮的手机,翻袁亮的聊天记录,即便什么也查不到,也要郁郁寡欢几天。

后天同学可能无意间开了一句玩笑,说再吃胖男朋友都不要你。她就忧心忡忡地过来质问袁亮,问了一大堆“如果……”,开始担忧起未来的事情。

袁亮太害怕她让他回答“如果”,或者让他发誓“未来”。

在这些问题里,袁亮感受到了她强烈的不信任。或许她只是闹一闹小孩子脾气,希望他哄着她,可是袁亮实在没办法接受这种日复一日重复回答没意义的问题。

刚开始袁亮总说“你要相信我”“未来的事情谁知道”,到后来,他真的回答得太累了就选择了分手。





“我总觉得她没有别的女孩好”

阿洲和胡桃是分手三年之后再复合的。

两个人是彼此的初恋,高中在一起,街头巷尾,青梅竹马。大二的时候分手了,毕业之后又在一起。

胡桃是阿洲经历的第一个女孩。刚开始几年,大家都还是学生,每天在一起玩就是“恋爱”,觉得“恋爱”很开心。后来关系渐渐密切了,阿洲就感觉到和她相处,真的没有和哥们儿在一起开心。

很奇怪,但当时的阿洲就是有这么一种幼稚的想法,觉得世界上所有的恋爱都应该是百依百顺的开心。

阿洲开始反省他俩是不是不合适,因为在一起时并没有每一分每一秒都开心。那时候阿洲从没和其他女孩子单独相处过,阿洲不知道,女孩子都是这么奇怪的动物,还是只有她一个。

大概是处久生厌,阿洲老拿胡桃和身边的男性朋友做比较,嫌弃她太矫情、太作。并且一直以那些陌生女孩为标准来约束她,希望她能够不吵不闹。

那时候,阿洲跟她说最多的就是:你看那个谁谁谁,她知书达礼,就不会像你这样胡闹。

他们彼此嫌弃,不停自我放大爱情中遇到的二三不开心的事。最后无法收场,只能分开。

阿洲以为他会遇到一个更好的女孩子,每日相敬如宾,她从不胡闹也不耍小性子,在阿洲想要崇拜感的时候依赖他,在阿洲不想被打扰的时候远离他。

阿洲成熟之后,遇过一些人,看了一些书,才发现这种理想型爱情根本不存在。女孩子都是这么奇怪的动物,胡桃已经是“奇怪动物”里最好的一个。

其实,阿洲就像是寓言故事里那个不断扔掉手里东西去换新鲜感的小猴子,其实一开始就已经遇到了最好的,却一直想尝试更好的。

胡桃和阿洲现在过得很开心,他们兜兜转转,在彼此的瞩目下,共同成长为最好的人。

可是有更多的人,因为遇到的时间不对,才成为了彼此生命中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我们相遇的时间太早,你如此不成熟,好像涩得嘴唇发麻的青果。可是,还是感谢你,用那张最青涩无知的脸,陪伴我度过了一小段重要的人生。

这些年,我见过了很多人,你仍是我见过的最纯洁最干净的脸。



扫一扫二维码,关注微信查看情感资讯。
挽回男朋友、挽回老公、挽回爱情、一对一案例分析、解决爱情难题
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



上一篇:“我买得到口红,却买不到爱情”
下一篇:永远不要高估一个男人对你的感情
关注美爱微信,一对一案例分析,解决爱情难题
美爱:专注 恋爱、婚姻、情感的平台
热门标签
相关主题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联系方式|sitemap| 美爱 ( 粤ICP备14021978号 ) 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0-12-1 00:59 , Processed in 0.741049 second(s), 86 queries .

Powered by 挽回男朋友 X3.2  Template by:挽回老公

© 2010-2019 挽回爱情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